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

公路收費站玩口交

三原穗花

讓男人咬G罩杯美乳咬到留下齒痕、在高速公路收費站玩口交享受刺激…連私生活也令人大感驚訝!

雖然女性追求美的程度往往超越男性的理解範圍,但穗花對於變態的願望與慾望卻非多數女性追求的「美」。連一對漂亮美乳都能成為抖M道具徹底使用。本回將從那對迷人美乳的話題開始聊喔。

--現在雖然變態已是既定形象,但是穗花的胸部很迷人呢。妳不希望別人多多把目光放在這對美麗G罩杯上面嗎?

穗花:呵呵呵,完全不會,我原本就是想成為變態才拍AV的。最初我會的東西不多,也很感謝胸部能成為我身上的賣點,不過要說骨子裡的天性嗎?玩法的內容越來越鹹濕才是令我開心之處。

--妳想成為變態的願望實現了。

穗花:對啊,因為有很多事情只有AV才做得到。不過我的胸部也得到不小的評價,目前服裝常出現裸著身子僅著內褲的打扮喔。若看到劇本寫著「服裝是裸體」,我會很開心。即便偶爾穿上衣服拍照,封面也大多是裸體居多,呵呵呵。

--照「酥奶催情按摩4」(OPPAI)封面看來,妳還是裸體最漂亮呢。莫非這是妳久違以胸部為主角的作品?「普通」感倒是挺新鮮的(笑)。

三原穗花

穗花:不,我在片中潮吹不少次,其實一點也不普通…

--潮吹前的側乳腺是什麼?

穗花:好像是胸部位於腋下的性感帶。

宣傳人員:這個目前正流行喔。據說是胸部的G點…。它已經系列化了。

--原來愛撫那部位很舒服啊。

穗花:最初會癢癢的,不過會越來越舒服…。呵呵呵,由於我還是首次嘗試,對搔癢感的印象比較強烈。

--看來穗花對舒服感受沒什麼興趣吶(笑)。

穗花:才沒那回事。即便玩到最後,男優都沒有愛撫我的乳頭,那股焦躁感令我興奮起來…。如果被人撓癢癢,身體表面不是會癢癢的嗎?但側乳腺是體內會湧現搔癢感。

--原來如此。可是怎麼會胸部被玩弄會導致大量潮吹?

穗花:究竟是為什麼呢~

三原穗花

--(看著封底)咦?上面寫著失禁?當時不是潮吹,而是失禁嗎?

穗花:可以說一半失禁一半潮吹吧…。呵呵呵,假如嘗到快感,或許我失禁的次數比潮吹更多吧。

--私底下曾失禁過嗎?

穗花:沒有。我是拍AV之後才有潮吹的反應,也不曾舒服到失禁過。儘管常常忍不住尿意就是了。

--等一下!那是指跟性行為無關的失禁嗎?

穗花:那是投入AV女優工作之前的事了。我喝過幾杯回家時,一想到離家裡不遠便放鬆下來,心想「管他的,尿就尿吧」,常這麼雙腿一邊流下尿液一邊走回家,呵呵呵。儘管不曾在朋友面前失禁,我卻在當時的男友面前尿了出來。那股解放感非常舒暢喔。

宣傳人員:請問當時妳男友是何反應?

穗花:最初是驚訝到破口大罵,後來慢慢習慣之後就變成「想尿就尿」的態度。

--妳是穿著鞋子和衣服的情況下尿的吧。

穗花:尿液會積在鞋子裡面呢。洋裝也會濕成一片。不過大多是洗乾淨就沒關係了。邊走邊尿之後,(走完再尿)反而鍛練出肌肉來了,哈哈哈哈哈哈。

--衣服先不論,鞋子不容易洗吧。

穗花:說的也是。但是以心境來說,完全不要緊。一想到快尿出來,我就管不住括約肌了。

--不,回到家之後才是麻煩的開始吧(笑)。

穗花:我會先去沖澡…然後直接跟男友做愛,呵呵呵。

--偶爾會在玄關脫下沾滿尿液的衣服,然後直接開戰嗎?

穗花:由於男友不喜歡那樣,所以們不曾那麼做。

--哎呀,正常來說,應該會被剛洗完澡的迷人G罩杯迷住吧。

穗花:就是說啊,也許很多男性都喜歡胸部。

三原穗花

--什麼時候開始發育的?

穗花:好像是隔代遺傳,我的胸部是在高中時期慢慢發育起來的。到了二十歲初嘗禁果之後,一口氣發育得更大了。

--初嘗禁果之前的尺寸是?

穗花:大約E罩杯。

--初嘗禁果後就變成了G罩杯啊。因為男友一直搓揉它的緣故?

穗花:呵呵呵,他一直揉個不停呢。當時的男友似乎很喜歡胸部,(揉胸部的功夫)非常老練。

--原來是那任男友幫妳打造出如此美乳啊。請問妳出道之前交過幾任男友?

穗花:呃~交過五任,但有人不曾跟我上過床。

--為什麼沒跟妳上床?

穗花:因為當時仍在唸書,我還不想跟男生上床。

穗花:該說妳清純還是注重精神層面…

穗花:對啊。

--原來妳也是能夠談純純戀愛的女生

穗花:當然可以啊~不過是二十歲之前,呵呵呵。

--對喔,那是初嘗禁果之前呢。那麼,妳和幾個人上過床?

穗花:幾個人呢~好像四個吧。其中三個是男友。

--嗯?人數兜不攏耶?

穗花:您在說什麼啊。不是有當上情侶就不能玩的禁忌遊戲嗎?

宣傳人員:我明白了,妳是指專門一起玩那種不能跟男友玩的變態遊戲的男生。

穗花:沒錯,您說對了。

--就像炮友一般的定位啊。妳和那位變態男玩了哪些遊戲?

穗花:我是個抖M,沒辦法跟重要的人玩囓咬啦、勒脖子跟打屁股那種有點暴力的玩法。

--這種玩法果然不能找男友玩?

穗花:就算拜託男友,他也會拒絕我。

宣傳人員:如果用咬的,大約要咬到什麼程度?

穗花:大約要留下齒痕幾乎瘀青的程度。

三原穗花

宣傳人員:好M啊~妳希望哪裡被咬?

穗花:胸部,還有…

宣傳人員:那會在乳頭四周留下齒痕!

穗花:對啊。所以皮膚外表會變色,看起來乳頭似乎變大了一樣,呵呵呵。其他部位還有耳朵和舌頭。

宣傳人員:不是輕咬,而是用力咬下去?

穗花:您說對了。

宣傳人員:那不會痛死人嗎?

穗花:呵呵呵呵呵。

--如果耳朵留下齒痕,其他人也看得出來吧。

穗花:我不會刻意去遮,覺得這樣也不錯。以前耳垂曾被咬到整個腫起來喔。

--朋友肯定會問妳的耳垂怎麼會腫起來吧。

穗花:我直接回答說「被咬的」,呵呵呵(開心道)。

--但咬的人並不是妳男友吧。聊這個沒問題嗎?

宣傳人員:莫非那位朋友也是個變態?

穗花:不,那女生並不是變態,我們是會聊黃色話題跟交換資訊的好朋友。

三原穗花

--妳跟那位炮友是怎麼認識的?

穗香:我在喝酒時偶然認識的,是朋友的朋友。我如果喝得很醉,就會要人家幫我一把。後來我們以類似一夜情的方式有了第一次。

--上過床才發現對方是性愛高手?

穗香:對,與其說是高手,不如說他做了許多我想做的事。

--比如打屁股或勒脖子?

穗香:對啊,我們做了不能跟男友一起做的事。

--後來一旦想要,妳就會聯絡對方說「我今天想要」?

穗香:呵呵呵,雖沒那麼露骨但也差不多。有時是我主動要求的。

宣傳人員:那個人沒有幫妳愛撫側乳腺嗎?

穗香:沒有耶。他幾乎不會讓我等,很快就開始愛撫。

--突然就摸起乳頭會給妳很心急的印象吧。

穗香:對啊,不過是在心裡喊,呵呵呵。

--原來妳喜歡心急的感覺。

穗香:我喜歡那感覺。被挑逗到心急的話,不是代表正在忍耐嗎?就某意義而言,那算是放置PLAY…我喜歡以那種角度來玩。

宣傳人員:看來妳喜歡M系玩法。

三原穗花

穗香:是的。所以比起靠側乳腺開發性感帶,我更享受那種令我心急的玩法。

--如果被挑起更大的慾火,插入時也會很舒服的。

穗香:很舒服喔。由於慾火高漲,感受完全不一樣。

--難怪妳會大量潮吹。

穗香:或許正是如此。因為慾火被挑逗到越來越高漲。中途有出現慢式性行為,不是用力快速衝刺,而是慢慢地、緩緩地進行(活塞運動)的場面。那不是也會挑起慾火嗎?所以就整體來說,會令我很心急…

--原來也有慢速活塞運動啊。

穗香:是的,該說幾乎沒有動嗎?有很多時候都沒有抽送。我還是第一次那麼玩…覺得很過癮。

--妳沒有自己動嗎?

穗香:我覺得不能自己動嘛,呵呵呵。

--即便沒有動,光插入便覺得很舒服?

穗香:很舒服哦~

--妳沒有跟男友那麼玩過?

穗香:沒有。由於花花公子不少,大家都會那麼玩。

--曾經拜託男友卻不肯配合妳嗎?

穗香:這倒是有的。前男友會綁住我…也會遮住我的眼睛…

--妳在「無論嘴‧穴‧菊皆能喝男汁!小便精液3穴喝精性愛」裡說過「我喜歡聞臭味、被人看到還有吃苦頭」,不曾在外頭玩過嗎?

穗香:啊、有喔。我曾和男友以外的男人,邊開車在高速公路奔馳邊口交。遇到收費站不是得付過路費嗎?當時令我心跳加速呢。

宣傳人員:居然在收費站玩(笑)。

--如果反過來讓男方發射的話,說不定很有趣喔。

穗香:才不會,我喜歡被人命令喔,呵呵呵。如果當時就弄到男方發射,後面的重頭戲不就沒得玩了嗎?

--隔一段時間不就行了?如果是約會系AV,半途就能發射,到了旅館還能提槍上陣噴漿喔。

穗香:不要,那可不行,男方會無法使出全力的。對方又不是男優,連續發射會很累吧?

三原穗花

看來她在出道前就是個變態了。能透過酥奶催情按摩享受到挑逗玩法的樂趣,也代表她是個十足的好色女。最近她將和AV界首屈一指變態女孩聞名的小野寺梨紗共同演出的作品。到時再聽聽兩個變態女孩湊在一起會擦出什麼火花吧。下回見88......

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