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

就弄到妳丈夫回來吧

葵つかさ

清秀人妻葵司老公面前被強姦!劇情圖重口味報導登場!

哎呀~名作誕生。這可是唯有葵司才能辦到的演技呢。

而且劇本也算出類拔萃。

一開始就幾乎叫人為之沉迷。

臉頰與腰際皆纖瘦的她是位很棒的女性。簡直就像她AV出道前的大阪時代,穿著三角運動褲在棒球打擊中心錄的偶像節目重演了。

另外,她剪了頭髮改留妹妹頭了!這也是很迷人的做法!這種很酷的髮型非常適合她,不過長髮也挺好看的就是了。剛好小編認為小司差不多該剪頭髮了,總覺得彼此心有靈犀啊!

葵つかさ

那麼趕緊來欣賞內容吧。

葵つかさ

剛開始就見到令人心動的短髮。

小司和丈夫搬進豪宅居住。飾演其丈夫的人雖是經常不會演出床戲的角色,但這次請到外國人擔綱演出。他似乎是從大陸來到日本做生意的富豪,拿著智慧手機操著有口音的日語洽談中。

搬家公司的員工名叫上田昌宏。癡男工人躲在上面偷窺沿著螺旋梯往上爬的小司內褲--故事輪廓至此大致明朗化。

葵つかさ

晚上。夫婦在新居享受無人打擾的晚餐。

劇中丈夫的名字叫做安迪,小司則是敬子。

隔天大清早就要去京都進行當天來回出差的他,將重要的手提箱交給小司管理。

隔天早上。上田扮演的搬家公司人員雖來取回紙箱,卻趁機物色著櫃子。小司見狀立刻起疑。

男性不管小司制止,從床底下找到她藏起來的手提箱。雖然男性逕自打開卻發現裡面空空如也,連小司也吃了一驚。

葵つかさ

男性:「錢跑哪兒去了?」

司:「我不知道……」

此時小司想起來了。丈夫早上準備出門時,旅行袋重得莫名其妙。看來他已經改變心意,帶著錢跑到京都去了。

男性表示「如果錢還在,我原本想偷偷放妳走的」,接著目露兇光道「既然得被逮進苦窯去,起碼得上了妳這等好貨再進去蹲。」「不要!」

葵つかさ

葵つかさ

小司被推倒在床上。陽具隨著一句「含住它」硬是抵在鼻尖上。剛冒出「當下不是悠閒玩口交的時候吧?」感受之際,男性便立刻掰開小司的雙腿,以正常位插入。小司陰部悲哀地慘遭貫穿。在趴臥背後式遭受猛烈衝刺。

「……求求你住手……」

大受衝擊的年輕嬌妻只能進行毫無效果的反擊。

體位換成正常位,「要不要射在妳這張漂亮的臉蛋上?」「我不要!」

可是精液依然射在她的臉頰上。

葵つかさ

床邊的智慧手機開始震動,來電顯示為「安迪」。小司接起電話。

「敬子,妳有好好看家嗎?我把錢帶出來了。如果放在家裡,妳就無法安心出門買東西。貴重物品得寸步不離身。這是不同於島國日本,大陸那邊的習慣。因為國境都是陸地,假如國家受到入侵就能立刻逃跑。我在這裡找到很棒的投資物件了,今天會很晚才回到家。」

男性也從旁聽到這番話。

他接著表示「那就玩到妳丈夫回來為止吧」,繼續侵犯小司--。

葵つかさ

男子纏著為丈夫張羅飯菜的小司。

她還拿啤酒跟小菜給男子享用。

「不用給我東西吃,快點吃我的老二。」男子意外地掏出一把手槍,對著小司說道。

「!?」「妳丈夫擁有不得了的東西吶。」小司根本不知道丈夫有手槍。

「你在哪裡找到的?」「在搬家公司工作久了,自然看得出什麼是對方重視的東西。」

混亂的小司旋即被拉到膨脹的男性胯下前,

「在日本,我這種既黑又硬的陽具才能取悅女人吶。」

男子硬逼小司幫他口交。

葵つかさ

臉頰潮紅的小司只能摸摸照做。陽具頂到咽喉處,使得口水從嘴邊流下,小司面露痛苦之情。

如此惹人憐愛的年輕嬌妻言聽計從的模樣,當然會叫人情慾高漲啊!

小司接受了一次口內發射。

葵つかさ

此時安迪回來了。男子趕緊躲了起來。

丈夫告訴小司說,旅行袋裡裝了一千萬日圓現金。

「如果京都的商談告一段落,下週可能帶著六千萬鉅款四處跑。」

丈夫走掉後,男子現身告訴小司:

「居然在日本大肆收購不動產,可說是懂得爆買的大陸富豪吶。我也想拿點泡沫經濟的好處唷。」

葵つかさ

夫妻在雙人床上就寢。小司當然睡不著。男子又現身了。

男子表示「假如現在拿走那一千萬,往後就再也沒辦法上妳了」,拉著小司前往寬廣的客廳,將她推倒。

葵つかさ

在激烈指搗下忍住聲音,於正常位即將慘遭長毛的手槍插入之際,小司在不知不覺間,把搶回來的手槍指著男子。

「開槍吧。妳會犯下殺人罪哦?」「……」小司當然不可能開槍。陽具於正常位插入她的陰部。小司只能摀住嘴巴忍住嬌喘聲。

葵つかさ

在站立背後式受到侵犯時,寢室的門被打開,能夠看到正在睡覺的丈夫。

男子從背面座位直接換成背面車站便當體位,將小司裸體對著她正在睡覺的丈夫。

結果愛液流個不停。啊啊,小司太可憐了!

小司被放到地毯躺下後,男子由正常位做到顏射才結束。

這根本不是A級狙擊手,而是A級強姦犯啊。


在夕陽照射的床上,小司聽從男子的要求,細心地舔著陽具,也舔了他的卵蛋。

身心皆逐漸被奪走的小司,握著陽具以騎乘位插入後,動了起來,隨著「啊啊」的嬌喘聲激烈上下擺動腰際。

男子用背後式不停衝刺,還用「小穴充滿下流的味道囉」挑逗小司。「喜歡讓我頂到最深處嗎?或者說,妳害怕高潮?」

「妳丈夫不會這麼做吧?因為他只對金錢有興趣嗎?我說錯了?」

小司只是不停痛苦叫著。

在正常位被抱起腰際再衝刺後,小司迎向絕頂高潮。

「舌頭伸出來」受到命令後,小司再次慘遭口內發射。

男子表示「再讓我搞一次」準備用正常位重新開始之際,安迪回家了--

葵つかさ

下一個場面。遭繩子綑綁的安迪雖嚷著「我要報警」,男子卻回道「儘管報警啊。不過你也會因為違反槍砲刀械管制法,再也無法進入日本唷。」「……」「把你老婆給我,代替那六千萬吧。」

接著,男子對安迪說出他講過的話:

「你不是說『貴重物品得寸步不離身』嗎?」「……」

葵つかさ

小司當然跟片名一樣,在丈夫面前慘遭性侵。

和先前高潮連連的模樣不同,由於丈夫就在眼前,只好拚命抵抗……

葵つかさ

接下來令人情慾大漲的最終場面請您親自觀賞。

您絕對能夠從葵司的表情解讀她的心意。

男根的快感和金錢,女性會為何者傾倒?

她會選擇放棄丈夫的心意嗎?

或者選擇衣食無虞的經濟能力?


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