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

私處很容易鬧洪水

久我かのん

為見到嚮往的人才投身AV業界!「肉便器…不,我想成為○○○!」▼首拍時對經紀人爆出怨言!「為什麼沒有○○○!?」

沒有不能拍的題材!SM、女同志、糞尿,拍什麼都行的抖M女優‧久我花音終於首次專訪中登場了!

雖然她目前因為充滿被虐狂味道的行為,在Twitter上引發話題,但是連專訪內容也非常出人意料!接下來將以每周一回,全部四回的方式為您送上長篇專訪。套句最為讚美的話,就是「這女孩根本瘋了!」請各位細細觀賞。

--妳好像是第一次接受專訪?(微笑問道)

久我花音:好像是這樣,所以…不曉得該說些什麼……還請手下留情…

--(咦?她很緊張?)好的。那麼…提到久我花音就想到「抖M」,請問妳的被虐狂心理是何時覺醒的?

久我:我已經記不得了,好像是幼稚園開始的。我會幻想被人虐到不成人形……還抱持著想被切割、被毆打的願望。現在想想,那還真是危險的願望呢,哈哈哈哈!

--……(無言)

宣傳人員:……(無言)

久我:咦?你們怎麼了!?

--哎呀,沒想到來了位不得了的女優,真叫我大吃一驚(笑)。

久我:哈哈哈哈!(笑)這番話嚇倒過不少人。

久我かのん

--以前是個危險兒童呢……

久我:我知道一個小孩子不能說出如此充滿被虐狂味道的願望。可是在洗澡時,我會用蓮蓬頭…

--哦哦!用蓮蓬頭自慰嗎?

久我:不,我是個會用蓮蓬頭打手腳打到瘀青,然後看著瘀青處笑的小孩……這樣應該不好吧!!(笑)

--哇哈哈哈!不好,當然不好!!一般幼稚園學童大多會玩娃娃,或者看少女漫畫才對。

久我:我也有像一般兒童的地方喔!(笑)漫畫方面,我喜歡看「ちゃお」(日本小學館某漫畫雜誌名)派的漫畫,也很喜歡光之美少女哦!只不過看到光之美少女被抓住時就會興奮起來……

--女主角有危險啊!幾歲的時候情況最嚴重?

久我:嗯~幼稚園時期的幻想最嚴重,幾乎都到自己打自己的地步了(苦笑)。幸虧當時沒有遭到綁架(苦笑)。

久我かのん

--打自己…私處會濕掉嗎?

久我:我也不清楚……打了之後的痛楚會帶給我快感。啊、不過幼稚園時期老家有一張按摩椅,我會把雙腿間放在震動的部分上。這根本是自慰呢!哈哈哈哈哈!

久我かのん

--等交到男友,一起上床尋歡之後感覺如何?

久我:哎呀,那舒暢快感真是棒極了。不過得跟心上人一起翻雲覆雨才行。

--後來的性經驗人數大約多少?

久我:在當AV女優之前有兩個。

--哎呀,好普通!(驚訝道)被虐狂的發展情況呢?

久我:14歲時,我得知現在仍然很敬愛的調教師Mira狂美。當時受到宛如電流竄遍全身的衝擊呢……

--但當時久我小姐尚未成年,應該沒辦法參加狂美先生的活動吧?


久我:就是說啊!好難受啊啊啊啊啊~(遠目)所以我每天都會花上好幾個小時看狂美先生的Youtube影片,仔細閱讀他的部落格。我從國中開始瘋狂迷上狂美大人,跟朋友討論說要如何見到他時,朋友給了類似「只剩下當AV女優這條路可走了吧」的答案,我才想到還有這一條路可選擇。

--咦?那麼說來,妳是為了見到狂美先生才會當AV女優!?

久我:哎呀,那是其中一個主要理由啦。畢業後滿18歲之際,朋友對我說希望能夠輕鬆賺錢,在網路上不停搜尋後,我找到現在隸屬的事務所。抱著好玩心態陪朋友一起去面試後,對方勸我說「妳要不要也來當AV女優?」這叫我也有些驚訝心想「咦?我也能當AV女優!?」(笑)

--哈哈哈哈!好輕率。

久我:是啊,感覺很幸運(笑)。

久我かのん

--最初是R29的形象影片「未滿式偶像攝影會『拍不了特寫』」呢。

久我:就是說啊!明明告訴我是拍AV,結果卻沒有性行為,我還跟經紀人抱怨道「這跟說好得碧一樣!」還有「咦?沒有性行為嗎?」「不能拍性行為場面嗎?告訴我嘛!」(苦笑)哎呀,由於興奮到私處全濕了,沒得發洩根本會憋死人。好想發洩一下啊!(笑)

久我かのん

久我かのん

久我かのん

--接下來等拍攝ミニマム的作品後,終於出道為AV女優了。上面還有標註「本番解禁」。

久我:儘管拍攝SM作品當出道作也沒問題,不過事務所方面考慮到我將來的發展,所以有所保留吧(笑)。現在想想,我很感謝從未滿轉到ミニマム這個轉折點。

久我かのん

--在這支ミニマム的出道作中,妳一開始就被紅繩綁住了呢。

久我:現在回想起來,這表現還算平和,但受到內心的緊張跟興奮影響,私處已經鬧大洪水了。由於AV工作真的很愉快,所以會產生「天職感」呢。

久我かのん

久我かのん

久我かのん

--話說,妳在何時見到嚮往的「Mira狂美大人」?

久我:我記得是當AV女優約半年後的事情。我們在片場見到面。事前導演還叮嚀說「這裡還有其他男優在,千萬別散發妳喜歡人家的氣場」,等見到面時也只有說「請多多指教!」沒有把心情寫在臉上,但心裡卻緊張得要死,喜歡喜歡氣場幾乎潰堤……

--跟私處濕濡的感覺果然不一樣?

久我:因為非常緊張,而且又不能讓狂美大人丟臉,努力奮鬥的結果,就是幾乎沒什麼記憶……(苦笑)。等拍攝工作結束後,我再也忍不住,離開之際跑去休息室向他告白了。

久我かのん

--話說,妳在何時見到嚮往的「Mira狂美大人」?

久我:我記得是當AV女優約半年後的事情。我們在片場見到面。事前導演還叮嚀說「這裡還有其他男優在,千萬別散發妳喜歡人家的氣場」,等見到面時也只有說「請多多指教!」沒有把心情寫在臉上,但心裡卻緊張得要死,喜歡喜歡氣場幾乎潰堤……

--跟私處濕濡的感覺果然不一樣?

久我:因為非常緊張,而且又不能讓狂美大人丟臉,努力奮鬥的結果,就是幾乎沒什麼記憶……(苦笑)。等拍攝工作結束後,我再也忍不住,離開之際跑去休息室向他告白了。

久我かのん

--哦?他有何反應?

久我:他回答說「啊啊、這樣啊,妳是變態呢!」(笑)。感覺很輕率(笑)。

--後來有參加狂美大人的活動嗎?

久我:那個…我還是會緊張,也會害怕,完全不敢一個人去。可是我又沒有興趣共通的朋友可以陪著去。

--有那麼緊張嗎?

久我:我真的會緊張到說不出話來,而且沒辦法呼吸。

宣傳人員:好像戀愛一樣。

久我:這不是戀愛啦……我對他不能抱持著愛戀情感。

--不能抱持愛戀情感?

久我:因為明明是被虐狂卻抱持愛戀情感的話,不是很囂張嗎!?我也擔任AV女優,被許多男性擁抱過,所以不能抱持愛戀情感。即便沒轍,維持現狀卻是最棒的幸福吧。

--我看過Twitter,妳被狂美大人當成垃圾般看待也覺得不錯?

久我:是的,垃圾。肉便器…不,當肉便器也太惶恐了。可說單純是個肉便器,或者垃圾桶吧。嗯,或許當垃圾桶也不錯。當垃圾桶的話,至少能陪在狂美大人身邊(苦笑)。不,背景…不,空氣…

--妳希望讓他如何對待自己!?

久我:這是當然的。如果要說極致的話,我想死在他手上。假如使用我的身體能得到喜悅,死在對方手上正是我的心願。

--……久我小姐,妳果然出人意料呢!

久我:呵呵呵,根本瘋了(笑)。人生至此,我還沒遇過如此令我傾心的男性,完全不考慮找其他主人了。

久我かのん

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