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

停不下來的唉叫聲

香椎りあ

「奴隸色舞台」出現連本人都大吃一驚的意外!

香椎:對了,拍這部作品時曾發生有點麻煩的意外喔。

--(吞口水)什、什麼意外……?

香椎:我原本就有貧血,而且當天連自己都沒發現。不過アタッカーズ的作品在結束床戲之後,不是都有女優大口喘氣的場面嗎?

--事後的喘息常出現呢。

香椎:我記得是最後一場床戲,在經歷大受玩弄的床戲之後……雖然我有些誇張的大口喘息,但不知怎地……即便導演喊卡也停不下來。

--發生呼吸過度的情況了!

香椎:對啊!由於我不知道自己有這樣的體質,心想「(連喊卡了也無法恢復正常呼吸,這下怎麼辦)」,甚至微微慌了手腳。當時想必連導演也被我嚇到了吧……當時我可是連從容說自己沒事的力氣都沒有(笑)。

--我想也會演變成那樣吧(噗通噗通)。

香椎:現場工作人員雖然非常冷靜地處理……哎呀,那真是令人嚇出一身冷汗呢~

--以前不曾有過那些徵兆嗎?

香椎:那個嘛~完全沒有(苦笑)。儘管我覺得這是至今大多飾演癡女,沒有被要求拚命發揮自己不想演的演技使然吧。

--反過來想,既然能夠找到以前不曉得的弱點,這不是代表好事一件嗎?

香椎:對哦!或許我可以提早向工作人員說明,連自己也能加以應對喔。哎呀,如果能在第一支作品發現這點就好了(笑)。轉東家之後遇上的好事再添一樁。哎呀~不過說真的,連我都沒想到自己會呼吸過度喔。

香椎りあ

--順便問一下,作風大為改變之後,有發現自己過去不曉得的性癖好嗎?

香椎:哎呀,應該沒有吧(笑)。即便是抖M,平時也沒有人會想在如此悲劇的情況下做愛,無論演癡女還是私底下,我都不可能一邊發出甜蜜的撒嬌聲一邊做愛吧。

--不會那麼做嗎?

香椎:當然不會囉!!啊哈哈哈哈,希望我那麼做嗎?

--既然是癡女優,當然希望妳連私底下也是癡女一枚啊(笑)。

香椎りあ

飾演「高雅女性」時…遇上障礙!

--妳的第二作是人妻作品呢。曾經因為「明明沒結過婚,要怎麼飾演人妻?」這個問題煩惱過嗎?

香椎:我在アタッカーズ飾演的每個角色說話方式都很棒哦!幾乎都是千金大小姐類型的女性!!

--啊-!(完全接受)

香椎りあ

香椎:這個嘛~我假裝自己已經結婚,把老公回家時會說的那句「啊、你回來了(用親切聲音說著)」,改成「你回來了,老公(用規矩的聲音說道)」。

--哇哈哈!演得太像了,不愧是女優!但是沒有親身體驗可不行喔(笑)。

香椎:(揮揮雙手道)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!我早就適應戀愛結婚的夫妻間常有的「今天晚飯想吃什麼?」一般關係了。

--我覺得會這樣呢。以香椎小姐的性格來說(笑)。

香椎:明明如此~我卻會慎重地表示「如果○○先生那麼說的話,沒關係」喔(笑),那跟我的世界不太一樣呢!!!哈哈哈哈!

--有如高雅的女性一樣(笑)。

香椎:對對對對對,那只有電影或戲劇裡才有人物可供參考喔!哈哈哈。

--只會飾演想像中的高雅女性呢。

香椎:只能從劇本裡面寫的台詞來發揮。雖然我也能夠演出……(擺出抓抓胸口的姿勢)但是心中卻有不太自在的違和感(笑)。

--就妳自己的說話方式而言,有什麼無法適應之處嗎?

香椎:「不介意」……跟「好啊」「無妨」有些微妙差異,但我卻對適不適合保持不安,連想說的話也不能說,真是受不了,高雅是一門大學問呢!!

--噗哈哈哈哈!沒想到居然有這些糾葛!!

香椎:那比一般敬語還要高貴許多。由於是我完全不習慣的日文,有點難熬呢(笑)。只不過,透過飾演不是自己的人物,我的演技被好好鍛鍊了一番。光比較アタッカーズ第一作跟第二作的樣片就能理解。對自身演技上升程度最吃驚的人是我自己喔wwwww

--差異大到光靠幾分鐘的樣片就能分辨出來啊(笑)。

香椎:請為此看看我的作品吧(笑)。尤其是只看過我出道當時作品的人,請大家務必看看!!

香椎りあ

時常全力演出所有玩法風格…


--改變有那麼大?

香椎:大概是從學力吊車尾成長到終於能夠考一般考試的區別(笑)。

--是哪些地方有所改變呢?

香椎:大概可以說我懂得整個流程了吧。我會看劇本,然後用自己的方式整理出拍攝順序,和導演討論詳細確認內容,聽到建議便知道自己該怎麼做。能懂得這些非常重要呢。「不清楚哪些地方不懂」的部分已經消失了。

--啊-這是AV女優肯定會遇上的障礙。這麼說來,第二支作品就發揮演技方面的本領了?

香椎:(欣賞樣片中…)不過呢~我還很嫩喔~!比如這沖澡的場面,由於深感絕望的關係,以從頭到腳無力的方式來沖澡會更好……(稍稍思考一番)。不…必須從頭到腳才行!話說回來,由於這場面是最後才拍,不在乎化妝全力演出才會更寫實啊~失敗了。啊哈哈哈哈哈!!!!

--妳還會這麼複習啊-!

香椎:如果能找出在下支作品改善的部分,儘管不甘心,我仍會覺得開心喔。附帶一提,前一支作品雖然呼吸過度,這次拍在廚房受到侵犯的橋段時,由於我在地上奮力抵抗,結果弄傷肩膀了(苦笑)。

--因為是真的被弄痛了,說不定表情會更加逼真喔!

香椎:哎呀~ 若真是這樣就好了(苦笑)。後面在沙發上被綁起雙手的場面中,我的肩膀抬不起來,但還是一邊忍著痛楚一邊演出。假如在疼痛輔助下,表情能夠更傳神就好了。如果沒有的話,忍痛演出的努力就白費了(笑)。

--不行,請不要勉強自己演出!

--真傷心,アタッカーズ妝也化太薄了(笑)。

香椎:對啊!因此我都靠自己表情決勝負,不靠化妝了。不過多虧這個做法,我的表情功力也有所提升,能夠用自己的方式去演出了!

--能夠在工作中不停找到新的自我,真的很棒呢!

香椎:就連我這麼笨手笨腳也能日益精進喔(笑)。

--不停冒出來的「正面自虐」未免太有趣了!!

香椎:耶~!!(笑)

香椎りあ

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